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勵志文章 > 文章內容頁

勵志短文五篇

來源:愛文章網 日期:2019-08-23 03:15:01 分類:勵志文章 閱讀:

  一:橡樹 費拉里斯

  初春,大地從沉睡中蘇醒。田野里飄來一陣陣泥土的清香,草兒吐露出嬌嫩的幼芽,好奇地窺視著人間;姑娘們穿著艷麗的衣裳,在碧綠色的草地上歡快地歌唱。

  萬木爭春,小溪嘩嘩作響,兩岸鋪上翡翠般的地毯。舉目眺望,大自然一片生機,令人陶醉,使人神往。

  只有一棵橡樹默默地站在一旁。它沒有穿上新裝,它那飽經滄桑、滿是皺紋的老皮一絲不掛地袒露著;它雄偉、挺拔、巍然屹立,干枯的樹枝直指天穹,猶如高舉雙臂,祈求上帝的憐憫。可是它的血液已經凝滯,生命的火花已經消失,嚴酷的寒冬結束了它的殘生。

  不久前,它還神采奕奕,英姿勃勃。然而,自它睡下去,就再也沒有醒來。

  幾天之后,來了幾個人,七手八腳把它鋸斷,又把它連根刨出,裝車運走。在生長過它的地方,只剩下一堆黃土。

  橡樹啊,我童年的伙伴和朋友,你曾賦予我多少甜蜜的幻想!我喜歡在你高大的軀干上攀登,在你堅韌而富有彈性的樹枝上盡情地悠蕩。

  多少次,我在你那幽靜、涼爽的濃蔭下悠閑地歇息,自由地暢想。如今,那些甜蜜的時光同你一起離開了我們可愛的故鄉。

  幼小的橡樹長出第一批嫩葉,又把枝條向四處伸延,轉眼之間填補了你留下的空間。茁壯的幼苗變成參天大樹,孩子們又會在它的樹蔭下嬉笑、玩耍,成年人又會在那里歇息、暢想。

  二:彩的森林 柴徳森

  大自然中最神秘的莫過森林了,森林里最豐富的莫過色彩了!

  清晨是蘇醒的色彩。

  遠山從青白的天宇隱約透出輪廓,嫩綠的林木披著晶瑩的露珠,曲曲彎彎的河水沏了濃釅的香茶,澄黃而又清澈。雪白的卵石鋪了一層河底,河水靜悄悄地走過。

  蘇醒的色調需要音響作陪襯,一只翠鳥嘰嘰喳喳地在樹頭上唱著歌……

  正午是奔放的色彩。

  黛色的山巒把湛藍的天宇勾出波紋的花邊,濃綠的林木郁郁蔥蔥深邃悠遠,河水快步流淌,泛起刺眼的銀色波光,護河紅柳搭了一條朱紅的長廊,暴馬丁香白花綻開了,白得耀人目光。

  奔放的色調恰需音響作烘托,一只樺皮船飛來了,槳翅兒把河水拍響了……

  傍晚是沉思的色彩。

  褐色的峰巔托著瑰麗的夕陽,夕陽把余熱蒸騰為斑斕的云霞,云霞輕輕地把墨綠的林木遮掩,微風不起,水波不驚,凝重的乳白色霧氣在水面上輕柔地飄動。

  沉思的色調更要音響作啟迪,嘎嘎嘎的拖拉機履帶聲帶著歡笑的勘測隊員歸來……

  森林有著豐富的內涵和靈感!

  色彩是森林的生命!

  三:天窗 矛盾

  鄉下的房子只有前面一排木板窗。暖和的晴天,木板窗扇扇開直,光線和空氣都有了。碰著大風大雨,或者北風虎虎地叫的冬天,木板窗只好關起來,屋子就黑的地洞里似的。

  于是鄉下人在屋上面開一個小方洞,裝一塊玻璃,叫做天窗。

  夏天陣雨來了時,孩子們頂喜歡在雨里跑跳,仰著臉看閃電,然而大人們偏就不許,“到屋里來呀!”孩子們跟著木板窗的關閉也就被關在地洞似的屋里了;這時候,小小的天窗是唯一的慰籍。

  從那小小的玻璃,你會看見雨腳在那里卜落卜落跳,你會看見帶子似的閃電一瞥;你想象到這雨,這風,這雷,這電,怎樣猛厲地掃蕩了這世界,你想象它們的威力比你在露天真實感到的要大這么十倍百倍。小小的天窗會使你的想象銳利起來。

  晚上,當你被逼著上床去“休息”的時候,也許你還忘不了月光下的草地河灘,你偷偷地從帳子里伸出頭來,你仰起了臉,這時候,小小的天窗又是你唯一的慰籍!

  你會從那小玻璃上面的一粒星,一朵云,想象到無數閃閃爍爍可愛的星,無數像山似的,馬似的,巨人似的,奇幻的云彩;你會從那小玻璃上面掠過一條黑影想象到這也許是灰色的蝙蝠,也許是會唱的夜鶯,也許是惡霸似的貓頭鷹,——總之,美麗的神奇的夜的世界的一切,立刻會在你的想象中展開。

  啊唷唷!這小小一方的空白是神奇的!它會使你看見了若不是有了它你就想不起來秘密;它會使你想到了若不是有了它你就永遠不會聯想到的種種事件!

  發明這“天窗”的大人們,是應該感謝的。因為活潑會想的孩子們會知道怎樣從“無”中看出“有”,從“虛”中看出“實”,比任憑他看到的更真切,更闊達,更復雜,更確實!

  四:明月夜 席慕蓉

  很晚了,她才和母親從臺北回來。車子開上了鄉間那條小路的時候,月亮正從木麻黃的樹梢后升了起來,路很暗,一輛車也沒有,路兩旁的木麻黃因而顯得更加高大茂密。

  一直沉默著的母親忽然問她:

  “你大概不會記得了吧?那時候,你還太小,我們住在四川鄉下,家在一個山坡上,種著很多的松樹,月亮升起來的時候,就像今天晚上這樣……”

  那么,媽媽,那多年來的幻象竟然是真實的了?

  她怎么會不記得呢?心里總有著一輪滿月冉冉升起,映著坡前的樹影又黑又濃密。記得很清楚的是一個山坡,有月亮,有樹,卻一直想不起來曾在哪里見過,一直不知道那是個什么樣的地方?

  “你大概不會記得了,你那時候應該只有兩三歲,還老是要我抱的年紀。”

  那么,媽媽,那必定是在一個滿月的夜晚了,在家門前的山坡上,年輕的婦人抱著幼兒,靜靜地站立著。

  那夜,一輪皓月正從松樹后面冉冉升起,山風拂過樹林,拂過婦人清涼圓潤的臂膀。在她懷中,孩子正睜大著眼睛注視著夜空,在小小漆黑的雙眸里,反映著如水的月光。

  原來,就是那樣的一種月色,從此深植進她的心中,每人月圓的晚上,總會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給她一種恍惚的鄉愁。在她的畫里,也因此而反復出現的一輪極圓極滿的皓月,高高地掛在天上,在畫面下方,總會添上一叢又一叢濃密的樹影。

  媽媽,生命應該就是這樣了吧?在每一個時刻里都會有一種埋伏,卻要等待幾十年之后才能得到答案,要在不經意的回顧里才會恍然,恍然于生命中種種曲折的路途,種種美麗的牽絆。

  到家了,她把車門打開,母親吃力地支著拐杖走出車外,月光下,母親滿頭的白發特別耀眼。

  月色卻依然如水,晚風依舊清涼。

  五:雨之歌 紀伯倫

  我們是上帝從天上撒下的銀線;大自然將我們接住,用我們來美化山川。

  我們是從阿斯塔特女神王冠一落下來的美麗的珍珠,早晨的女兒搶走了我們,將我們撒遍大地。

  我在哭,一個個小山丘卻在笑,我往下掉,花兒們卻高高地昂起了頭。

  烏云和大地是一對戀人,我同情他們,并為他們傳遞書信。我傾注著,沖淡了他們倆中間的這一個強烈欲念,撫慰了另一個的受創的心靈。

  雷聲和閃電預報著我的到來,天空的彩虹宣布了我旅程的終結。生活就是這樣,它從憤怒的雷電腳下開始,然后在安謐的死亡的懷抱里結束。

  我從海里升起,在天空的羽翼上翱翔。看到美麗的花園,我就下降,我去親吻鮮花的嘴唇,擁抱樹木的枝條。

  萬籟俱寂,我用纖細的手指敲著窗上的水晶玻璃,這聲音組成了歌曲,使多愁善感的心靈沉醉。

  大氣的炎熱生育了我,我卻要驅散這炎熱的大氣,正像女人一樣,她們總是從男人那里取得了征服他們的力量。

  我是海洋的嘆息,是蒼穹的眼淚,也是大地的微笑。愛情也是這樣,它們是感情的海洋里發出的嘆息,是深思的天空滴下的淚水,是心田里浮出的微笑。

X

打賞支付方式:

任选9场吧